搜索
| |

登錄

沒有賬號?去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去登錄
置頂
零部件“復工”難導致整車廠被迫停產,供應鏈問題敲響行業警鐘
中國汽車報網 ·  趙玲玲 ·  2020-02-17

  疫情對中國乃至全球汽車產業的影響,正在不斷加劇。

  豐田、現代、北京奔馳等整車企業都陷入被迫停產的風波。同時,更多的車企也將復工時間一拖再拖。無論是車企們的各種公告、聲明,還是采訪中都直指停產問題的核心——零部件供應告急。

  ■被迫停產 復工時間一拖再拖

   

  從最早的豐田、現代曝出因中國供應商產能不足而被迫停工之后,多家汽車企業陸續告急,范圍持續擴大。據外媒報道,日產方面表示,2月14日暫停九州工廠的2條生產線,另一條主要生產出口車的生產線也將在2月17日停產。同時,中國地區的廣州與大連工廠最早于2月17日復工,其余工廠復工時間未定。

  FCA表示,由于中國零部件供應商的停產,其在歐洲一家工廠也將被迫停產。捷豹路虎發布公告中表示,如果疫情持續肆虐,中國以外的供應鏈也將受到影響。

  當前,在疫情與零部件供應不足的影響下,延遲復工已經成為整車企業普遍的選擇。本田、豐田、現代等企業紛紛把復工時間延遲到2月17日。華晨寶馬也發出通知,將原定的2月10日復工推遲至2月17日。

  “本次疫情帶來的中國汽車供應鏈大面積停擺將給全球汽車產業鏈的供應帶來潛在風險。”德勤管理咨詢戰略和運營團隊合伙人馮莉對《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中國汽車工業已經深度嵌入全球汽車產業鏈,過去十年中,中國汽車零部件行業產值占全球比例增長一倍,占比超過50%,在全球汽車產業分工和價值鏈中的地位不斷提升,2018年中國汽車零部件出口額達700億美元,占全球出口額10%。

  ■零部件企業 復工難傳導效應明顯

   

  不能及時復工的焦慮同樣在也零部件企業中間蔓延。作為上游企業,零部件企業承受的沖擊更大。

  “我們目前產能只恢復了20%左右,因延遲復工已經減產了180萬件的產能。”龍城精鍛副總經理王玲對記者表示,因許多地區的封村政策,許多員工不能正常到崗,給復工帶來很大挑戰。

  “蘇州許多企業是2月17日復工,但我們仍面臨一個問題,就是一些同事不在蘇州本地住,如果為了復工返回,一些小區居委會還要求隔離14天。”吉孚動力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深圳一家零部件公司副總經理對記者表示,目前仍在等待政府對復工的批示,暫時還不確定具體的開工時間。

  記者采訪了解,因疫情程度不同,各地復工政策并不一樣,加上許多地區的封村、隔離政策,導致零部件企業大量一線員工不能正常回廠,極大影響了生產線的開工,對公司自身的經營狀況也是沉重打擊。另一方面,零部件處于中間層,受上游原材料影響很大,很多工廠節前備貨不多,復工也只是暫用庫存儲備,邊等待邊生產,這也進一步加劇了零部件供應不足的情況。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陳士華表示,湖北、浙江、廣東等疫情高發地區的零部件配套企業眾多,全國配套。雖然其他地區已有復工條件,也難以正常復工。他指出,汽車產業鏈很長,傳導效應明顯,因此短期內零部件供應將會制約整車的生產節奏。

  普華永道中國報告指出,全球前十供應商約40%的生產工廠和研發中心處于疫情的重災區。由于汽車產業高度融合且相互依賴度高,短期替換供應商可能性較低,導致重點疫情區域零部件供應商生產受阻,致使一些整車企業被迫延期復工或停產。

  “到目前為止,整個汽車產業的復工率非常有限,基本在25%以下。而且湖北地區占中國整體汽車產值的9%左右,是非常重要的汽車產業聚集地。”羅蘭貝格合伙人兼大中華區總裁方寅亮對記者表示,如果不能及時復工,將對整個供應鏈影響極大,“在精益管理下,整車廠庫存很小。通過模塊化、平臺化可改善部分危機,但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相比于外資企業,自主品牌企業這方面能力更弱,而且零部件門類更加復雜,不利于上游庫存的控制。”

  “如果疫情繼續蔓延,10-20天之后,整個汽車產業鏈將會出現更大的供需矛盾。”青特集團副總裁紀奕春對記者說。

  ■整車企業告急 損失嚴重

  近日,北京奔馳的“求救信”走紅網絡。“公司僅有一天安全庫存,一旦停限產超過一天,都將導致北京奔馳停產。如果北京奔馳不能在2月10日復工,經濟損失每天將超4億元人民幣。”之前北京奔馳請求天津武清區,能夠批準其19家零部件企業于2月10日正常復工。目前,北京奔馳表示工廠已經開始單班復產。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采訪中多位整車企業相關負責人都表達了類似的意見,“供應不足使得我們還未完全正常復工,我們只能積極尋找解決措施,應對目前零部件供應不足的問題。”

  “如果不是過年期間,問題還不會這么嚴重。春節期間放假已經影響了約2周的進程。而且整車企業給零部件企業下單一般是1-2個月的準確量。再從一級供應商到二級供應商,一級級向下傳導,越到后面預留時間越少,這也使得很多三、四級供應商沒有備物料。”東南汽車研究院整車集成室主任宋名洋對記者說。

  “2月10日,我們的技術、銷售、采購已經復工了,生產部門準備在2月17日復工。”廣汽新能源公司某員工對記者表示,廣汽新能源在湖北武漢和浙江溫州確實有供應商,這部分供貨受到了影響。

  據記者了解,已向中汽協反饋復工計劃的183個整車生產基地中,截至2月12號,已有59個基地開始復工復產,占32.2%。一些開工的整車企業也采取了分批、逐步復工的做法。對此,宋名洋表示,小部分物料短缺的確可以先復工,進行待料下線。

  “我們2月10日復工,但是與原來相比產能差距很大,復工情況很不樂觀。整個客車行業生產勢必會受到較大影響。”某客車廠相關負責人王新(化名)對記者表示,“最核心的問題是零部件供應問題,我們的發動機、車橋等核心部件在湖北、浙江等地都有供應商,影響很大,部分供應商反饋2月17日可以復工,但是否能保證正常供貨還是一個較大的問題。目前能做的就是盡量找一些可替代的產品或者供應商,暫緩燃眉之急。”

  據悉,FCA公司內部已經開始盤點零件庫存,并評估目前潛在的停產危險。同時,FCA公司目前也已開始尋求替代產品。不過,由于替代產品需要經過一定時間的測試、認證工作,因此整個過程耗費時間可能較長。影響不僅是海外車企,本土車企業也面臨斷供風險。北汽股份負責采購部的一名員工對記者表示,正在盤點經銷商的情況,提早進行備案。

  ■海外市場 承壓更重

   

  王玲對記者表示,受疫情影響,國內客戶開工步伐相對比較一致,但海外客戶屬于正常開工時間,時間很緊,需求量也很大。公司正在抓緊研究應對措施,盡量留住海外客戶。

  近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召開線上發布會指出,自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些國家和企業已經以防止疫情擴散為由,拒絕接受已經訂購的貨物,對原有的訂單也做出了撤銷。據不完全統計,已有超過60個國家發布了對我國的入境管制措施,這也造成我國汽車企業開拓海外市場受到阻礙,加大汽車及零部件出口的難度。

  “由于不能及時復工導致的供應鏈緊張,造成出口訂單延遲交付,給企業后續的訂單簽訂造成了負面影響。據我了解,目前復工的零部件企業,很多在優先保障海外訂單,這也是為了留住海外用戶做出的努力。”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會員服務部主任杜道鋒對記者表示,國外企業停產,如果就按照雙方的商務合同來執行,這對國內零部件企業是致命的,但是我們也需要在法律框架之下,考慮一些緩和因素。

  國際整車企業、零部件巨頭紛紛受到疫情停產、停工在另一個方面也說明了,在國際汽車零部件市場,中國零部件企業已是全球汽車產業的重要一員。如何維護中國零部件企業來之不易的國際配套地位也是疫情之下所要思考的問題。

  ■供應鏈問題 敲響行業警鐘

  “這次事件給零部件企業,特別是中小零部件企業上了一課。從整個行業來講,安全可靠的供應鏈應該如何建立?面對一些不可控因素的應對方式需要整個行業深思。特別是所謂的零庫存是否需要重新思考?”杜道鋒坦言。

  “零庫存”是精益管理思想下的產物。“零庫存”的實現為企業帶來大量的成本節約,同時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企業資金的占用問題,縮短了原材料的供應時間,提高了企業的運作效率,為企業帶來更大的利潤空間。

  杜道鋒表示,從長遠看,此次疫情會對整車企業供應鏈布局會產生一定影響。國內的零部件企業也許在這個階段,會學到更多的東西,不單單是產品本身,更多的可能是應對危機的能力、風險防范等等。

  相比于整車企業的延期復產,一些中小零部件企業已來到了生死邊緣。對此,方寅亮指出,作為整車廠的零部件供應商和汽車原材料的采購方,汽車零部件企業的資金壓力受到其供應鏈上下游的影響正逐步加大。企業應從內部制定資金投資規劃,避免盲目跟風投資,并且完善資金管理模式,及時跟蹤財務狀況,識別潛在風險,制定應對方案,以盡早化解資金鏈風險。

  “對于采購供應端來說,一方面對整個上游供應鏈的短期生產能力進行逐層、全面調查和評估,識別風險,啟動和實施供應鏈備份和應急計劃,提高對供應商的質量監控力度;另一方面要對上游零部件供應商進行財務健康性等評估,監控長期供應風險,必要時對重要環節的上游供應商一定支持(如縮短付款賬期),確保共同渡過難關。”馮莉建議,上下游充分協同,提供整個供應鏈的信息透明度,企業應重新摸排前端需求和庫存情況、生產產能、前端零部件供應計劃和限制情況,根據疫情期間的控制情況對產銷平衡計劃進行多重情景模擬。對于生產端來說,通過調整生產計劃、產能調整、生產節拍、產線安排調整,加強安全管理,盡快實現可控復工。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在萬眾一心共抗疫情的時候,共患難的真情也已經在汽車行業傳遞出來。 

  

  截至記者發稿,陸續有整車企業明確表示要與零部件供應商共渡難關。2月11日,福田汽車發布公開信,表達了與湖北供應商共患難的態度,承諾無論湖北供應商延期復工到何時,福田汽車確保今年的采購額在2019年的基礎上增長20%。采購湖北供應商的產品,全部現款提貨,為迅速復產提供支援并積極保障湖北供應商供貨的消毒防疫及物流運輸工作。

  北汽集團總經理張夕勇的一封公開信中也提到,為支持供應商伙伴復產復工,北汽集團及時摸排零部件供應商的復工時間、庫存等情況,做好綜合平衡和高效協同;整合所屬北汽財務、九江銀行等金融平臺,為上下游合作伙伴進行相關金融展期和免息支持。由北汽產投牽頭組建近10億元的抗“疫”專項資金池,通過定向增發、股權受讓等方式,幫助暫時存在困難的企業盡快復工復產、穩定經營。

  編輯:黃霞

京ICP備13016938號-1.京公網安備110108006580號.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京)字17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國汽車報網版權所有 版權聲明
银座股份股票